图片 4

惊悚 | 尧舜禹之间的皇位真的是禅让的吗?(尧舜篇)

他发现书中记载的与儒家所宣扬的根本不一样。这也最终导致了韩非子与儒学划清界限,创立了法家学说。

                 七古  禅让

唐代大诗人李白的《远别离》就直接记述了“尧幽囚、舜野死”。清人王琦在替太白诗作注的时候补充了另一条资料:“《广弘明集》曾载:舜囚尧于平阳,取之帝位。今见有囚尧城。”说明到了清代,还有囚尧城这个地名。

图片 1

              儒学谋国心向往。

《山海经海内西经》也记载:“苍梧之山,帝舜葬于阳,帝丹朱葬于阴”。对丹朱的称呼也是“帝”。间接说明丹朱曾称帝。晋代郭璞对本段注解道:“《竹书》亦曰:‘后稷放帝朱于丹水’。”这也是竹书和山海经相互印证的一个证据。

历史任人打扮,但是我们更愿意看到不经粉饰的真相。

诸如《尚书》,《孟子》,《竹书纪年》等书中所载的一些文献,相互之间是有诸多矛盾的。《尚书》说“舜让于德,弗嗣。正月上日,受终于文祖。在璇玑玉衡,以齐七政。肆类于上帝,禋于六宗,望于山川,遍于群神。辑五瑞。既月乃日,觐四岳群牧,班瑞于群后。”《韩非子·说疑》上说:“舜逼尧,禹逼舜,汤伐桀,武王伐纣,此四王者,人臣弑其君者也!”
《战国策·燕策》则日:“禹传益,而以启任为吏。及老,而以启为不足任天下,传之益也。启与支党攻益而夺天下。”《山海经•海内北经》称大禹治水时,曾经建造多座四方台型金字塔建筑物,“帝尧台、帝喾台、帝丹朱台、帝舜台,各二台,台四方,在昆仑东北。”《山海经•海内南经》称:“苍梧之山,帝舜葬于阳,帝丹朱葬于阴。《竹书纪年》里说:“舜囚尧,复偃塞丹朱,不与父相见”,等等。

《竹书纪年》是西晋太康二年在当时盗墓者在汲郡盗墓作业时从魏国古墓中发现的一批写在竹简上的古书,所以又称《汲冢古书》,从上古载至“今王二十年”。从其内容确定”今王“乃战国时期的魏惠王,被盗墓冢应该是魏襄王墓。

据《晋书》记载,公元281年,魏襄王(亦或是魏安釐王)的墓被盗掘,里面发现了数十车的竹简,其中就包括这本珍贵的魏国史书。

本人认为只作为一些参考就可以了,在此不作为真实的证据,因为写作这些书籍的年代和尧舜禹实际生存的年代也是相隔了千年以上,这么久远,你的记述怎能全是真实的呢?所以在这里本人主要还是从千古不变的人性角度去分析。

关于尧舜禹禅让的事迹基本是见于儒家学说。儒家将尧舜禹的三王时代描绘成中国史籍上最具光辉的时代,三王以“禅让”这一“天下付有德者居之”的传承方式进行权力交接为后人所称道。

责任编辑:

             尧舜圣贤帝禅让,

唐朝史学家司马贞《史记正义》,《括地志》里有这样一段话:“故尧城在濮州鄄城县东北十五里。……昔尧德衰,为舜所囚也。又有偃朱城,在县西北十五里。《竹书》云:舜囚尧,复偃塞丹朱,使不与父相见也。”

《竹书纪年》里记载的许多事情,与今天我们所见到的正史内容有很大的出入。关于尧禅让于舜这件事,是这样记载的:

              世事参透背苍凉。

另外《韩非子-说难》中说:“舜逼尧,禹逼舜,汤放桀,武王伐纣。此四王者,人臣弑其君者也,而天下誉之“。(禅让是儒家的最高理想,然而也是最大谎言)。

为什么韩非子也提出与了《尚书》记载截然不同的观点呢?要知道韩非子原本是受业于儒学巨擘荀彧的。而且在学术百家争鸣的春秋战国时期,为什么只韩非子提到了帝尧是被虞舜逼迫让位一事呢?

图片 2

《竹书》原简应该是战国时魏国的官修正史,记载了从黄帝到战国魏襄王20年之间的历史,是古代唯一一部未遭秦火和儒家篡改的编年体通史。其时尚处于百家争鸣的时代,儒学尚未占据统治地位,修史者不至于落入儒家的条框中,能够比较公正地记录下史实,所以它的记载可信度就要比后来儒家典籍中的禅让说要可信得多。而且其记载能与甲骨文、金文、《史记》、《春秋》等多方面的资料相印证。它颠覆了很多传统儒家学说奉为圭臬的记载,其中就包括尧舜的禅让说,因此遭到后世儒家的极力禁毁。

《说难》是先秦思想家韩非子的代表作,在这篇文章中有这样一句话:“舜逼尧,禹逼舜,汤放桀,武王伐纣,此四王者,人臣弑其君也。”

尧舜禹之间的帝位真的是禅让的吗?查阅诸多典籍再结合千古不变的人性推理,本人认为禅让一说只是儒家美好的向往而已,是站不住脚的。

所以毛泽东主席还有诗云:“三皇五帝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

图片 3

                       轩辕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尚书》里对于“四凶”的被杀或放逐,都没有写清原因,只是笼统的写了结果:“流共工于幽州,放讙兜于崇山,窜三苖于三危,殛鲧于羽山,四罪而天下咸服。”

无论正方还是反方,两方都是认同在尧之前的帝位都是父传子的,(尧,号陶唐氏,是帝喾的儿子、黄帝的五世孙,)通俗讲就是家天下。而尧和舜之间原本又是什么关系呢,据史书记载,尧在位七十年后,年纪老了。他的儿子丹朱很粗野,好闹事。有人推荐丹朱继位,尧不同意。后来尧又召开部落联盟议事会议,讨论继承人的人选问题。大家都推举虞舜,说他是个德才兼备、很能干的人物。尧很高兴,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娥皇、女英嫁给舜,并考验了二十八年才将帝位禅让给舜。假设这是真实的,那也是岳父发帝位传给了女婿,这又是真正的禅让吗?再从人性的角度来说,尧的儿子丹朱会同意吗?他们之间不会有战争吗?思之寒也!

“昔尧德衰,为舜所囚也。”

图片 4

              岂知人性皆有隙,

《庄子-杂篇-盗跖》中就直接指出“尧不慈,舜不孝,禹偏枯”。

但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春秋》是被孔子改过的,孔子提出了“微言大义”的写法,实际上就是以自己的立场去记录和评论史事,其后的史书深受其影响。

实则这些记载靠不住。

讙兜推荐道:“共工有号召力,是个有能力的人。”(这个共工不是触不周山的共工,也许是他的后人,也许仅仅是重名。)

说到尧舜禹这个时代的事情由于记录等原因所以当时的情况也还是非常的复杂的,那么有的人说了尧舜禹真的是禅让吗?其实这个问题也争论了很久很久的,那么下面我们就着这个问题一起来揭秘看看尧舜禹禅让历史的真相吧,感兴趣的可一定别错过了!

帝尧回答说:“共工巧言令色,阳奉阴违,表面谦和,背地里都是坏主意。”

深谙历史的毛泽东主席晚年批注二十四史时,曾在《魏文帝被利用》一条中写下了六个字:尧幽囚,舜野死。这说明对历史颇有研究的毛泽东对尧舜禹禅让的事迹是不认同的。

《竹书纪年》作为战国时期魏国的史书。在秦始皇焚书坑儒的时候,把六国的史书都给烧了。但五百年后的一次盗墓事件,竟使这本史书神奇的重见天日。

这些说法以《竹书纪年》为最早最具代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