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开采左宝贵

(作者王相臣系平邑县博物馆馆长、副研究馆员,蒙山文化研究会研究员。作者孙静系平邑县博物馆文博馆员)

编号44号的信,主要讲述左宝贵部下傅廷臣向其汇报开采金矿情况。左公对采矿非常重视,曾参与奉天省的古山子、热水、金厂、沟梁、格力各等多处矿产开采,并投巨资独立建矿或入股办矿提炼黄金后按股分红,选派得力部将负责矿务局事务,搜罗“历办湘省厘金局务”的王声骏等一批懂技术的专业人才,并且使用机器,参用洋法生产。

在甲午中日战争中,左宝贵是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血战疆场,壮烈牺牲的第一位清朝高级将领。
由皮匠到将军左宝贵(1837—1894年),字冠亭,山东费县地方镇(今山东省平邑县地方街)人。他诞生在一个贫苦的回族农民家庭里,少年时父母双亡,靠当皮匠艰难度日。有一次,左宝贵给官兵补马鞍,劳累了一天,官兵不给钱。左宝贵气极了,打伤官兵,被迫逃走。左宝贵背井离乡,四处流浪,无法谋生,只得投奔军营,当了一名清兵,开始了戎马生涯。左宝贵吃苦耐劳,战斗勇敢,积功累晋至建威将军。1875年,他率部随刑部尚书崇实到奉天吉林两省查办事件,从此以客军驻防沈阳。左宝贵一贯“治军严肃,重文士,爱材勇,有奇技异能者,辄罗之麾下。功不吝赏,罚不私刑,士乐为用。”他率领的部队在清军中是战斗力较强的。1880年,左宝贵奉命统率奉军。第二年,清政府任命左宝贵为广东高州镇总兵,仍留驻奉天。左宝贵为人正直,性情慈善,热心办理地方公益事业。在驻军奉天期间,他曾经“先后设立赈灾粥厂、同善堂、栖流所、育婴堂,县治四境,津梁道路,多宝贵捐廉葺修。”
平壤保卫战的实际统帅
甲午中日战争前夕,日本帝国主义不断增兵朝鲜,抢占军事要塞,积极筹划入侵中国。左宝贵洞察日本的阴谋,立即派人到朝鲜汉城侦探敌情,绘制地图,为赴朝抗日作准备。他认为,“朝鲜为中国门户,奉省为扼要之区,所有海防江防宜俱加周密。”因事关重大,左宝贵“禀请添军置炮,预备不虞。”
由于朝鲜形势吃紧,清政府于1894年7月21日派遣左宝贵、马玉崑、卫汝贵、丰升阿分别率领部队开赴朝鲜,增援驻守牙山的清军。这四路大军总计29营,13000余人。
1894年7月25日晨,日本陆军在朝鲜牙山口外袭击清军运兵船,当天夜里,日本陆军向驻守牙山的清军进攻,甲午中日战争爆发。8月初,四路赴朝援军抵达平壤。左宝贵与诸将商议挥师南下,联络驻守牙山的清军叶志超、聂士成部,南北夹击日军。突然,电讯传来,牙山守军已于7月29日在成欢战败。援军南下的计划破产了。左宝贵得知牙山清军聂士成部拚死抗敌,因势孤力单,不得已突围而出,立刻“派人改高丽装,出探三百余里,始将牙山清军接进平壤。”为了同日本侵略军持久作战,左宝贵积极筹集粮草,并派人回沈阳取棉衣。
牙山清军主帅叶志超没有跟敌军交战就绕道数百里于8月下旬逃到平壤。他谎报战功,骗取了清政府的信赖,被任命为平壤各军总统。败将升官,全军震惊,诸将不服。身为两万清军统帅的叶志超,整天吃喝玩乐,对平壤战守漫无部署。
9月4日,左宝贵打探到日军分四路进逼平壤。他建议:集中优势兵力,打击敌人一路,以收取各个击破的效果。他的建议受到诸将赞成。左宝贵调集马步兵15营7000人,分左、中、右三路,向平壤南面中和、黄州方向出击;又集合3000兵力,向平壤东面元山方向挺进。当时,“各统领奋勇争先,均挑八成队前赴中和。”这两支出击部队起程不久,叶志超听说日军已进到成川,距平壤不足50公里,平壤后路危急。他火速召回出击部队,放弃了主动进攻日军的有利战机。
9月14日,日军完成对平壤的合围。左宝贵找叶志超商议防守计划。叶志超主张弃城逃跑,少数贪生怕死的将领随声附和。左宝贵气愤地骂道:“若辈惜死可自去,此城为吾家矣!”当天晚上,叶志超召集众将会议,正式提出弃城北逃的主张。当时诸将一半赞同,一半反对。左宝贵慷慨陈词说:“敌人悬军而来,正宜出奇痛击,令其只轮不返,不敢再正视中原。朝廷设机器,养军兵,岁糜金钱数百万,正为今日,若不战而退,何以对朝鲜而报国家?大丈夫建功立业在此一举,至于成败利钝暂时不必计也。”左宝贵的豪言壮语,激励着诸将。为了防止叶志超潜逃,左宝贵派亲兵对叶志超进行监视。“至是叶之威信完全坠地,其号令不行。”左宝贵成为平壤保卫战的实际统帅。
翠翎鹤顶城头堕
9月15日凌晨,日军对平壤发动总攻。左宝贵率奉军负责防守城北牡丹台、玄武门一线。牡丹台是平壤城的制高点,日军把它作为主攻目标。在牡丹台、玄武门一线,日军集中了进攻平壤总兵力的1/3,企图一举夺取制高点。黎明时分,日军以战斗力最强的朔宁、元山两个支队,分别由东北、西北向牡丹台外侧清军的堡垒攻击。守垒清军顽强抗击。左宝贵“自至城上指挥,我军力御之,倭人死伤无数。”日本军官举着战刀,逼迫士兵冲锋。6时12分左右,“彼我之枪炮最为炽盛,硝烟与朝雾相混,几乎咫尺莫辨。”敌人调集炮火对准清军的堡垒逐个猛轰,“山炮榴霰弹频频在垒上爆炸”,清军“仍坚阵应战”,一直战斗到8时,牡丹台外围的堡垒全部落入日军手中。日军朔宁、元山两支队会合,从东、北、西三面包围牡丹台,实行“三面合击”。
牡丹台“据全城形胜”,清军在左宝贵指挥下,凭险据守,用速射炮猛轰冲锋的日军步兵,敌人伤亡惨重,无法前进。为了掩护步兵冲锋,日军集中所有重炮,“专注我牡丹台垒排轰”。敌人的炮火首先把牡丹台堡垒的胸墙炸毁,接着清军的速射炮被击坏,清军伤亡不小。日军乘势蜂拥而上,牡丹台终于陷落了。
屹立在玄武门城楼上指挥战斗的左宝贵,见牡丹台丢了,“知势已瓦解,志必死”。他遵照回族礼俗,先期沐浴,然后身着御赐朝服。只见他头戴翠翎鹤顶的红缨帽,身穿黄马褂,“登陴督战,往来指挥。部将杨某劝他摘下头上的翠翎鹤顶①,脱下黄马褂,以免引起敌人注意。左宝贵坚定地回答:“吾服朝服,欲士卒知我先庶竞为之死也。敌人注目,吾何惧乎?”左宝贵亲自燃放榴弹巨炮36发。日军发现了左宝贵,枪炮一时密集向他射来。酣战中,一发敌人的炮弹,将清军的榴弹巨炮炸毁,弹片贯穿左宝贵的肋下,血透征衣。左宝贵裹创再战,部下想扶他下城,“宝贵叱之”。阵前将士,在左宝贵视死如归的精神鼓舞下,都下定同敌人血战到底的决心。战斗从黎明打到午后,持续了十几个钟头。这时,日军调来野炮轰击玄武门城楼。一颗开花炮弹在左宝贵身边爆炸。左宝贵中弹身亡。
左宝贵壮烈牺牲后,平壤失守。部将杨某把左宝贵尸体横在战马上,想从玄武门冲出去,不幸中伏。杨某战死,左宝贵的尸体遗弃在朝鲜平壤的土地上。
1895年,在左宝贵的家乡,建造了一座左宝贵的衣冠冢。冢里埋葬着左宝贵生前穿过的一双靴子。墓前的神道上,耸立着一对雕工精巧的华表和两尊雄壮威武的石狮子。如今,山东平邑县已将左宝贵的衣冠冢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供人们凭吊和瞻仰。
注释:
①左宝贵为记名提督高州镇总兵,二品,赏黄马褂,双眼花翎,冠顶用珊瑚珠,俗称红顶子,转为鹤顶。

附贡生国史馆誊录候选县丞至州董长增沭手敬书。

该册书信征集于民间,收来往信件共49封,计12000余字。全集大致可分为两部分,内容区别较大。前半部主要是为中秋节、端午节以及清政府赏赐左宝贵时亲朋好友写给他的贺信。后半部则向世人展示了他在兴修铁路,开采矿石,振兴文教,装备新式军队等方面的事功,而这些方面都是近代中国洋务运动的重要内容。

光绪岁次辛卯,孟冬之吉。

左宝贵,字冠廷,回族,山东费城县地方镇人,清末着名民族英雄。幼年家贫,父母早丧,孤无所依,长期寄居淮安河下,后背井离乡,摆摊补鞋。1856年入伍,投清军江南大营。从军39年,其间先后经历了第二次鸦片战争、太平天国运动。因作战勇敢,被逐步提升为建威将军、记名提督、广东高州镇总兵,并“恩赐头品顶戴,穿黄马褂,赏戴双眼花翎”,给铿色巴图鲁勇号,成为清朝政府的高级将领。

赐进士出身诰授奉政大夫甘肃升用直隶州前静宁知州瑞符米协麟拜撰。

振兴文教:贵不忘本,富而好施

一百多年过去了,在左宝贵的故里及其战斗过的地方,仍存有大量的文物资料。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文物弥显珍贵。现将左宝贵故里的部分文物介绍如下。

当时,左宝贵率奉军三营驻平壤城北山顶,守卫玄武门、牡丹台及城外堡垒。牡丹台为平壤战役中的制高点,受日军炮火攻击异常猛烈,最终,牡丹台因清军不支而陷落。这时左宝贵正在玄武门上督战,见牡丹台落人敌手,知势不可挽,志在必死。往日行军打仗,他都穿士卒号衣,行进在前。这时,他遵照穆斯林教规,沐浴后,身穿御赐衣冠翎顶和黄马褂,登城督战。部下劝他摘去头上翎顶,脱去黄马褂,以免引起敌人的注意。他坚定地回答:“吾服朝服,欲士卒知我先,庶兢为之死也!敌人注目,吾何惧乎?”他亲自点燃大炮,先后发榴弹36颗。忽一颗炮弹飞来,将城上大炮击毁,弹片穿透他的肋下,登时血流如注,壮烈牺牲。平壤陷落后,左忠壮公尸骨无存,清军将士冒着炮火硝烟,只觅得他的一领血衣和一只朝靴,从平壤护送回淮安。

用勒贞珉表于墓,愿后世子孙永怀旧德,勿坠家声。上继累世忠厚之遗,下开奕祀降祥之报。或耕或读,为善为良,延先泽于未艾,即以报国恩于万一。乃正于此有厚望焉。

宝贵接着慷慨陈词:“敌人悬军长驱,正宜出奇痛击,令其只轮不返,不敢再窥觑中原,朝廷设机器,养军兵,岁靡金钱数百万,正为今日耳。若不战而退,何以对朝鲜而报国家?大丈夫建业立功,在此一举!至于成败利钝,不遑计也。”他恳切希望叶志超“同心合力,共济时艰”。对那些主张撤退的军官,他情绪激昂,“怒发上冲,须眉皆竖”,愤然斥责:“若辈惜死可自去,此城为吾冢矣!”

1894年7月,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清政府命左宝贵等率军入朝,增援驻朝清军。8月5日,援军到达平壤。左宝贵积极提议攻打日军薄弱的阵地,并派遣所部三营士兵向大同江上游进击。但是,担任平壤清军统帅的叶志超怯懦惧战,不仅对左宝贵的提议置若罔闻,而且还强令撤回了左宝贵派出的军队,致使清军失去了有利战机。9月14日,日军包围了平壤。叶志超惊惶失措,急忙召集众将会议,提出弃城逃跑的主张。左宝贵慷慨陈词,力持异议,制止了叶志超弃城逃跑的企图。

编号第39号的信,是左宝贵的仁兄达春向他汇报有关关外铁路勘测、购地进度、人员使用等情况。1890年,清政府拟将津榆铁路向东北延展,时称关外铁路。当时李鸿章为关外铁路督办,聘美国人金达为总技师。左宝贵作为统兵大员驻守的奉天为关外铁路必经之地,他在铁路勘测、土地丈量征用、工程施工等各方面积极参与、配合,并派出部队给予保护。

董事 王永来 杨堂智 木衍宗 米克成 杨建勋 杨希成

1985年春,应广大穆民要求,平邑县文物站将左宝贵题词匾送还平邑清真寺。平邑穆民十分高兴,将其修整一新,敲锣打鼓重新悬挂于平邑清真寺大殿上方正中。

吾族世居齐河,乾隆间始迁费之地方镇。自我祖及先考皆能笃宗亲,睦邻党。先妣杨太夫人济以仁慈,闾里咸称曰“善人家”。宝贵不幸,幼失怙恃,又乏恒产以谋生理。咸丰初祚,发逆肆扰于南方,遂挈两弟宝贤、宝清,奋志从戎。驰驱锋镝,艰苦奋尝。宝贤勇于陷阵,同治已丑随僧忠亲王遇难于曹州。宝贵亦受重伤,而濒于危者屡矣!顾先人厚德积累,必有蒙其荫者,故壮志不衰,转战于大江南北楚、淮、皖、齐、燕、苏及辽东各处,仰赖朝廷威灵,多获克捷。叠蒙殊恩,荐至提督,并给勇号。光绪已丑,简授广东高州镇总兵官,并遇覃恩给与三代一品封典。季弟宝清保至都司,于光绪丁丑冬,在奉剿贼殒于阵。复蒙恩赐优恤。皇仁稠叠,萃于一门,非先世培植深厚,曷克至此!

重新修整后,木匾露出了“真身”。此匾写于1892年,长208厘米,宽73厘米,厚5厘米,正面上书“天方正教”四个正楷贴金大字。落款是“光绪拾捌年岁次壬辰叁月谷旦”,“钦命头品顶戴、赏穿黄马褂、简放提督、广东高州镇总兵、总理奉天营务翼长、总统奉军马步等营,铿色巴图鲁左宝贵敬立”。

该碑刻于光绪二十年。“文化大革命”时期,此碑被推倒仆地,险遭毁坏。现立于寺内东南隅。

此信涉及的修筑关外铁路事宜较多。从人员看,信中提到的参加铁路勘测施工的美国人除总技师金达外,还有技师鲍德、林德、墨海三人。中方参与此事的人员除左宝贵、达春外,还有翻译刘赞棠、帮办齐树敬、观察李少卿、赓佐领音刘丞朝、购地委员曾兆鸿、候选教谕王金寿等十数人。从任用王金寿需报左宝贵批准再核发薪金看,左宝贵在修筑关外铁路奉天省路段时是负责一定事务的。因铁路勘测等一切都唯洋匠、大人之命是从,工程进度非常缓慢。

《左宝贵书信集》为左宝贵的生平事迹和中国近代历史的研究提供了一些新的史料。特别是左宝贵参与开矿山、修铁路等洋务运动,在已知的其他史料中未见记载。

左宝贵与平邑县地方镇清真寺有极深的渊源。该寺初创年代已不可考,寺中有碑刻称“创自远年”,“重建于道光庚戌之岁”,是目前仅知的一个确实时间。此后同治年间,左宝贵捐资修建了清真寺了水房,光绪八年再捐资重修了寺门,光绪二十年又出资重修南北讲堂。1894年清真寺功竣,形成今天的规模,也就在这一年,左宝贵战死平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