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银河官网】为什么长刀要砍向蔡孑民

浙江教育出版社出版的《蔡元培全集》装帧设计和印刷非常精美,加上配套的《蔡元培书信集》,整整20卷,文章加了注释,且收录各类轶文600多篇,堪称目前世界上最好的蔡元培著作集。

不幸,这套全集有非常严重的缺陷:故意删节!

请先看事实。我没有时间全部核对,只就近日关注的几卷,已有足够的材料证明我的论断。

出任北大校长是蔡先生事业的巅峰。1917—1919年的文章和文件,收集在第三卷。编者连一些例行公事也收进去了,偏偏有些重要文件却被抛弃。

例如,聘请陈独秀出任北大文科学长是一件大事。1916年12月下旬,蔡先生多次往访正在北京办事的陈独秀,邀请他到北大工作。与近年疯传陈独秀履历造假不同,他申明:“我从来没有在大学教过书,又没有什么学位头衔,能否胜任,不得而知。”(唐宝林、林茂生:《陈独秀年谱》第76页,上海人民出版社)蔡先生秉着不拘一格选英才的初衷,几天后就以北大的名义报请教育部,请任命陈独秀为文科学长,“随函附陈独秀履历一纸”。众所周知,这个履历的内容是伪造的。1917年1月11日上报,教育部13日批准,蔡先生15日以校长名义发布第三号令公布。全集这一卷,连《任用卢勃华为事务员令》都收进去了,却没有收入陈独秀出任文科学长的有关材料!是档案遗失了吗?不,“原件存北京大学”!

1919年3、4月间人们攻击陈独秀嫖妓和解除文科学长是北大校史中另一重大事件。蔡先生在风口浪尖中镇静应对,化解危机,显示了他保障学术自由的高远见识。可是,《全集》这一卷除了3月18日的《答林琴南的诘难》没有指名涉及这件事外,居然把有关材料排除干净!例如,这个《全集》收进了许多校长布告、通知之类;如收录了1919年3月1日以蔡元培校长名义发布的《代索中法友谊会舞会入场券启事》,但不收同一天北大评议会通过的重要文件:《文理科教务处组织法》。废除文理科学长制,改设教务长是这个文件的重要内容。

学术研究的天职是求真,天敌是蓄意歪曲。在二十世纪中国出自政治原因对历史人物和事件的歪曲比比皆是。但这股恶浪指向蔡元培却出乎意料。这些文章或文件都是80年前的旧东西,档案俱在,也没有触及当下党政机关设置的禁令。为什么会被遮蔽?合理的解释是问题出在这一卷的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