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刘国光:功业毕生 经世济民

据新华社电
“人到九十,总有一道惊心的坎。自知不怎么聪明,自负还算守本分,勤奋以治学,平实以做人。”面对记者的提问,刘国光这样评价自己的一生。他认为做学问要“不唯上、不唯书、但唯实。”

刘国光说:“我们这一代人,经历了计划与市场争论烈火与实践反复的锤炼。”对于了解中国国情的人而言,这句话中包含的深意不难领会。

坎坷求索勤奋钻研

他提出,我们要坚持市场取向的改革,但不能迷信市场;我们要坚持计划调控,但不能迷信计划。

从第一次阅读《资本论》到今天,70多年倏忽而过,中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刘国光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坚定如初。(原标题:中国社会科学院前副院长、经济学家刘国光
“真正的学者只认真理”)

回国后,刘国光进入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从事研究工作。他的研究领域和开创性贡献主要集中于社会主义再生产理论、宏观经济、中国经济发展、经济体制改革等方面,被视为改革宽松学派的代表人物。同时,在所有制、经济运行机制、分配体制改革等多个改革领域,刘国光都有重要的理论建树。

生于1923年的刘国光已年逾九旬,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他的一生当中,近七十年的时间都与经济学打交道,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中国化和改革开放作出了巨大的理论贡献。

看似矛盾,实则统一;看似复杂,实则单纯。刘国光就是这样独特。

谈到观点和方法,他认为,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观点和基本方法是要坚持的,但具体的观点方法,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与西方经济学都可以选择和借鉴,为我所用,为创建我国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学所用。他强调,经济学研究应与中国的具体实践、与当代市场经济的具体实践结合起来。

“西方经济学只能是参考、借鉴。马克思主义具有开放性,凡是好的东西,马克思主义也可以吸收过来。”刘国光说。

2013年,刘国光90华诞,朋友与同事给他开了一个研讨会。在会上,刘国光说:“我这一生没有什么大出息。自知不怎么聪明,自负还算守本分,勤奋以治学,平实以做人。做了一点有益于社会的事情,也是在现代的‘天、地、君、亲、师’的培育、熏陶和朋友们的帮助下取得的结果。”他解释说,所谓“现代的天、地、君”就是马克思主义宇宙观和世界观、科学社会主义以及真正的共产党。

1941年,刘国光以优异成绩考入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经济学系,毕业后进入天津南开大学经济系任助教,1951年成为首位赴苏联学习经济学的中国学生,刘国光被派往苏联莫斯科经济学院国民经济计划教研室当研究生,1955年毕业并获副博士学位。

刘国光;马克思主义;不唯书;改革开放;市场关系;迷信;坚持;中国社会科学院;市场经济;西南联大

■“经历计划与市场争论烈火与实践反复的锤炼”

有人说他的研究方向在不断变化,接受的是西方经济学教育,却钟情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主修计划经济,却又是市场经济的提倡者……但在刘国光看来,“万变不离其宗”,他始终是为了富国强民而探索真理、追求真理、坚持真理。家国情怀信仰如初

经济学家刘国光:不唯上不唯书但唯实2014年 05月
26日星期一分享:据新华社电“人到九十,总有一道惊心的坎。生于1923年的刘国光已年逾九旬,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刘国光说,选择经济学专业是由于读《资本论》等著作后,产生了学习经济学的兴趣。1951年,刘国光作为国家选拔的第一批留苏研究生去莫斯科学习,回国后刘国光开始思考计划与市场的关系。1979年初刘国光着手研究计划与市场关系的问题,提出了中国经济改革要采取计划与市场结合模式。进入21世纪,刘国光陆续写了一些东西,大多集中在讨论“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的关系问题。刘国光说,市场经济改革的方向必须是社会主义的,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国家宏观计划调控为导向,共同富裕为目标。

图片 1

公派留苏时,刘国光主修计划经济,为了借鉴苏联经济建设的经验,把主攻方向选定为国民经济综合平衡。但那时他已开始注意到苏联经济中计划与市场的问题。

进入21世纪,刘国光陆续写了一些东西,大多集中在讨论“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的关系问题。刘国光说,市场经济改革的方向必须是社会主义的,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国家宏观计划调控为导向,共同富裕为目标。

中国社科院前副院长刘国光:真正的学者只认真理

图片 2

1951年,刘国光作为国家选拔的第一批留苏研究生去莫斯科学习,回国后刘国光开始思考计划与市场的关系。1979年初刘国光着手研究计划与市场关系的问题,提出了中国经济改革要采取计划与市场结合模式。

有人说他多变,但他说,自己站在马克思主义立场研究问题、为百姓说话、为弱者说话的立场从未改变。

1984年以后,我国经济发展出现“过热”现象和政策性通货膨胀势头,他和一些经济学家敏锐地提出“稳中求进”的改革思路。1985年,他在《略论两种模式转换》中明确指出经济发展模式和体制模式的转换,并引申出两个根本性转变的主张,即“经济体制从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从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20世纪90年代以来,他对宏观经济管理也作出了一系列重要的理论贡献。

1941年,刘国光以优异的成绩被西南联大录取,他选择了经济学专业。刘国光说,选择经济学专业是由于读《资本论》等著作后,产生了学习经济学的兴趣。当时的中国贫穷落后,更让人产生了经济救国的志向。

图片 3

他,有浓浓的家国情怀,从青丝到白发,始终把自己与国家捆绑在一起,难舍难分;他,思想开明,绝不允许自己落后于时代,与时俱进;他,潜心于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和中国经济发展问题研究,成就非凡。他就是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刘国光。无论现实风云如何变幻,在经济学领域60多年的求知求索,刘国光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依旧如初。

■“最担心的是收入差距扩大问题,要更加重视社会公平”

就经济学背景而言,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西方经济学在刘国光身上交错并存,以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为“体”,西方经济学为“用”。他曾说:“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立场,劳动人民的立场,大多数人民利益的立场,关注社会弱势群体的立场,是正直经济学人应有的良心,是共产党人的良心,是不能丢弃的。”这一观点他坚持了一生。

刘国光的回答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是指导,是主流,西方经济学只能作为我们的借鉴和参考。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就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其中也就包括必然要以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为指导。这一点是绝对不能动摇与改变的。”这一观点他坚持了一生。

后来,当华夏回荡改革的激越旋律,崛起了无数引领时代的标杆,刘国光便是其中一个。1979年初,刘国光等人在《社会主义经济中计划与市场的关系》一文中深刻论证: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改革必须对经济模式进行根本性变革……新社会主义经济运行必然走计划和市场相结合的道路,计划应是指导性计划,主要调节宏观层次,市场要调节微观层次。这些观点被理论界认为对后来的经济模式作出了先行贡献。

在莫斯科国立经济学院的四年愉快而充实。刘国光每天除了吃饭到学校听课与教师咨询以外,大部分时间都去列宁图书馆看书,常常一坐就是一整天。为了借鉴苏联经济建设的经验,他把主攻方向选定为国民经济综合平衡。

因抗日战争爆发,故乡南京沦陷,14岁的刘国光被迫流亡西南,坎坷求学。1938年,刘国光进入四川国立二中读书,对各类进步书籍非常着迷。马克思的《资本论》深深触动了刘国光,懵懂而又坚定的他,立下了“经世济民”的志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