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6

江西江口明末战地遗址再出水文物 本地将建博物馆

  江口明末战场遗址位于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区江口镇岷江河道内,北距成都市约60公里,南距眉山市约20公里。岷江干流于都江堰分水,穿成都平原后在此地交汇。20世纪20年代起,遗址所在的岷江河道内陆续有文物出水;2005年岷江河道内修建饮水工程,出水一段木鞘,内藏7枚银锭;2011年岷江河道内取沙,发现了金册、西王赏功金币等文物;2013年以来江口明末战场遗址遭到严重盗掘。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眉山市彭山区文物保护管理所于2017年对江口明末战场遗址进行了首次考古发掘,发掘面积10100平方米,出水各类文物30000余件,实证了张献忠江口沉银的传说。

  发掘单位: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眉山市彭山区文物保护管理所

图片 1图片 2

图片 3

 

四川江口明末战场遗址再出水文物上万件 当地将建宝藏博物馆

发掘区全景

  江口沉银遗址位于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区江口镇岷江河道内,北距成都市约60公里,南距眉山市约20公里。自20世纪20年代起,遗址所在的岷江河道内陆续发现有文物出水;2005年岷江河道内修建饮水工程,在施工过程中发现一段木鞘,内藏7枚银锭;2011年岷江河道内取沙,发现了金册、西王赏功等文物;2013年以来江口沉银遗址遭到严重盗掘,2016年国家文物局批准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眉山市彭山区文物保护管理所联合对江口沉银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因遗址位于河道内,发掘时间必须在岷江的枯水期进行,故本次发掘自2017年1月5日开始,至4月13日结束。
 

成都4月20日电
记者20日从四川彭山江口明末战场遗址2017—2018年度水下考古成果新闻通报会上获悉,本年度考古发掘总计出水文物12000余件,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发现了一枚“蜀王金宝”。

  江口明末战场遗址2018年度水下考古以确认遗址性质,了解文物分布规律,寻找与战争、沉船相关的遗迹、遗物为目的,开展相关考古调查和发掘工作。本年度工作于2017年12月26日开始河道内围堰施工,2018年1月24日正式对遗址进行考古发掘,4月20日发掘结束,前后历时近4个月。

图片 4
发掘区场景

图片 5刻有“双流”的大西银锭。
刘忠俊 摄

  考古调查分为陆地调查和水面探测。陆地调查的范围涉及遗址周边3个乡镇的7个村,调查方式为走访村民、填写调查问卷,调查内容包括历年发现文物情况、河道内施工情况、盗掘情况以及相关历史传说等,最后收到调查问卷100份。水面探测工作采用多源数据、多种方法相结合,以磁法和激发极化法进行直接探测,以电阻率法和两栖地质雷达进行间接探测,然后对探测数据进行融合处理和综合解译,本年度水面探测面积近13万平方米。陆地调查与水面探测二者结合,初步确认遗址内文物分布较为密集的地区包括大码头、望江台、巫店子和大石包四个地点。

图片 6

江口明末战场遗址,即原江口沉银遗址,位于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区江口镇的岷江河道内,据文献记载,明军将领杨展在此伏击了大西军领袖张献忠的船队。张献忠大败后,留下了“千船沉银”的宝藏传说。“石牛对石虎,黄金万万五,谁人识得破,买尽成都府。”

  本年度围堰总长度约为1000米,围堰内宽度约为150~100米,围堰内面积约为70000平方米。围堰为堆石坝结构,施工方法为砂卵石碾压填筑堰体,粘土心墙防渗,土工膜袋装砂卵石抗冲护坡。围堰内通过截流排水沟与水泵排水,在发掘区南端设置集水井,导流后采用水泵进行统一抽排。

发掘结束场景

图片 7考古发掘现场。
刘忠俊 摄

图片 8

图片 9

据明史记载,皇子封亲王,授金册金宝。世子承袭王位,止授金册,传用金宝,也就是说每个藩王府只有唯一一枚金宝,因此较金册显得更为稀少和珍贵。本次发掘出水的这枚金宝,虽然残损,但可清楚的辨识出印面的篆书蜀字,当来自蜀藩王府。

水面探测

文物出水现场

图片 10出水的部分文物。
刘忠俊 摄

  本年度分别选择了望江台和巫店子两个地点进行考古发掘,发掘面积总计10000平方米。堆积情况为全新统现代河冲积堆积层,由北向南倾斜分布。大致可以分为三层:第一层为粗沙土,灰褐色,较疏松,包含少量砂卵石以及现代生活垃圾。第二层为砂卵石夹粗沙,灰褐色,较致密,包含物主要为现代生活垃圾以及少量民国、明清时期碎瓷片。第三层为砂卵石夹粗沙,黑褐色,较疏松,填充于底部基岩的冲刷槽内,包含物主要为明清时期各类遗物。三层以下为基岩河床。基岩为白垩系下统灌口组,主要由砖红色粉砂岩组成。基岩表面因河水侵蚀形成东北-西南向冲刷槽。冲刷槽上宽下窄,圜底。堆积中未发现遗迹现象,出水遗物主要分布于基岩冲刷槽内。

图片 11

此次考古发掘还发现了更多的铁刀、铁剑、铁叉等兵器,以及大量铁制篙头。此外遗址内首次发现以三眼铳为代表的火器和金碗、银碗等容器。本次出水的大量兵器,尤其是火器的发现,为确认这一处古代战场遗址提供了更多证据。发现诸多铭刻四川地名的银锭,为张献忠在四川的活动范围提供了实物证据。船钉的大量发现,为认识沉船地点提供了新线索。

图片 12

大顺通宝铜币

2017年4月,四川彭山江口明末战场遗址水下考古首期收官,发掘面积约2万平方米,出水文物3万余件,包括张献忠册封妃嫔的金册,铸造的西王赏功金币、银币;明王朝册封藩王、世子、郡王及妃嫔的金册、银册;铭刻有年号、地点的明代官银;以及大量精美的金银首饰、兵器、日常生活用品,实证了张献忠江口沉银的传说。

船钉

图片 13

图片 14出水的部分文物。
刘忠俊 摄

图片 15

运载银两木鞘

经国家文物局批准,2018年1月24日江口明末战场遗址正式开始第二次考古发掘。此次考古发掘,历时近3个月,发掘面积10000平方米。考古调查分为陆地调查和水面探测,二者结合,初步将遗址划分为大码头、望江台、巫店子和大石包四个区域。

发簪

 

据悉,遗址所在地四川彭山区正在筹备建造全球第一座宝藏博物馆,初步计划建设规模2万平方米,预计在今年7月底前完成建设规划。

图片 16

  本次考古工作创新工作理念,在调查和发掘过程中探索和运用新方法和新技术。考古调查方面,陆地调查与现代物探技术相结合,通过口碑调查与金属探测、磁法、电法等物探手段确定发掘区域。针对遗址处于岷江河道内的实际情况,开创性的通过围堰解决发掘平台。针对出水文物密集且体量较小的特点,在考古现场安装了大型筛选设备,对发掘出的所有砂石均进行了水洗和筛选,避免文物流失。在信息采集和记录方面,对遗址做了全面测绘并建立控制网,在发掘过程中应用RTK精准记录每一件文物的出水位置,通过延时摄影记录发掘过程,通过激光扫描、三维建模等方式复原遗址地貌及遗物保存状态。同时,搭建了整个遗址的考古数据管理系统,保证了考古工作科学、高效的进行。

火铳

 

  本年度考古发掘总计出水文物12000余件,从材质上来看,可分为金、银、铜、铁、木等类别,包括来自于张献忠大西政权铸造的西王赏功金、银币,制作的用于运载银两的木鞘以及铭刻年号和国号的五十两银锭;来自于明藩王府的金宝和银册;来自于明代多个地区官库的银锭;以及大量的金银首饰和生活用具。据明史记载,皇子封亲王,授金册金宝;世子承袭王位,止授金册,传用金宝,也就是说每个藩王府只有唯一一枚金宝,因此较金册显得更为稀少和珍贵。本次发掘出水的这枚金宝,虽然残损,但可清楚辨识出印面的篆书蜀字,当来自蜀藩王府。更为重要的是本年度发掘出水一件三眼火铳,这是遗址内首次发现火器。此外,铁刀、铁剑、铁叉等兵器以及铁制船具、船钉等均大量出水。

  江口沉银遗址的堆积为砂卵石夹细沙,黑褐色,厚3~6米,覆盖于红色砂岩构造的河床之上。砂岩河床由于长期被岷江流水侵蚀,形成多条大致南北向的冲刷槽。出水文物多分布于这类河床的冲刷槽内,少量夹杂在砂卵石堆积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