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考古:从阿尔卑斯到喜玛拉雅地震带

 

1,用探地雷达测出陕西西安唐大明宫遗址内柱础石的排列顺序。2,用磁力计在山西襄汾陶寺遗址测出一段城墙的走向。3,通过对新疆库尔勒地区的航空照片进行增强处理和判读,除发现新的城址以外,还科学地确认了一些城址的经纬度和面积。4,利用地理信息系统,准确地显示出山东沭河流域、河南安阳洹河流域、陕西扶风周原七星河流域的海拔、水系及各个时期遗址的分布规律。

(有感于大课题的多学科研究) 

全文阅读

摘要:

 

    1. 目的和背景
    背景
   
“考古地震”的目的是:通过考古学中发现的遗迹,分析历史上的地震信息。虽然该研究的启始可以追溯到19世纪末,但它仍然是一个年轻的学科。因为很多地震学者仍对它的前景持保留意见。这些学者的质问是:人为因素——即被破坏的地层(Destruction
layer)、人为建筑的结构损害和修补、以及各种历史上的传奇和背景资料,是否会隐藏真实的“地震”信息。怀疑论者指出,经常会有人滥用“地震”来解释,在某个地方、历史上曾发生的难以解释的事件(即将之当作“万能药(deus
ex
machine)”)。更严重的是,由于对这些事件的记载缺乏足够精确的空间、时间描述,造成历史上地震事件的混淆或重复。这表现为,考古学家可能推测(也可能是经过考古论证的)了一次地震的存在,而地质学家或地震学家则可能将其当真并用之来解释地壳运动或地震灾难,工程师则可能因之认定该地区具备地震风险。
   
对地震-灾难研究者而言,面临的问题是,仪器记录的地震信息太少,而历史上有关地震信息的记录也很不完整。历史文献中对地震的片段记载,可能是该地区在上百年甚至几万年的时间里,该地区地质活动积累的结果。一些学者常在依据不充分的情况下,轻易地得出地震灾难的结论。而考古记录,可能会进一步夸大这些历史现象的作用。因而,考古地震学,一方面是要在仪器地震学和历史地震学之间,而另一方面则要在古地震和地震地质学之间架起一座桥梁。只有综合过去地震的各种信息,才能更好地理解该地区复杂的地震历史。考古地震学是一个能够分析、获取地震-灾难信息完整信息的一门学科。
   
然而,由于缺乏一套严格、透明的研究方法,考古地震学还不能算做一门成熟的学科。为实现一套系统完整的方法学,很多学者提议为考古地震学建立一个发展规划。但是,大多数的方案观点是:从一个单一的科学原则出发,确定考古地震学的独立思想,及其它与其它相关学科之间的包容关系。考古地震学将涉及众多学科学者,历史学家、人类学家、考古学家、地质学家、地震学和地球物理学家,以及建筑结构工程师。若将这众多学科的原则和方法有机地结合起来,是考古地震学的一大挑战,也是其魅力所在。许多考古地震的研究案例表明,所谓的“交叉学科”还存在局限性,如在考古学家与地质学家之间,
或考古学家与工程师之间,亦或地质学家和地震学家之间等。实践表明,在这些不同学科的学者之间建立更广泛的合作关系是非常必要的。
   
本项目的目的是,建立一个使得跨学科都可以立足的、具有包容性的框架。在这个框架内,来自不同学科的学者可以进行透明的讨论,提出大家共识的词汇及其理解,并基于这些活动建立考古地震学的标准化研究方法。这一宏大目标的实现前提是,建立一个长期、全球性的组织,IGCP正是这是符合该目标的一个理想选择。换句话说,本项目计划书所倡导的与IGCP的目标也是一致的,即“推动来自世界各地的地理学家之间的合作,特别是来自业界和发展中国家的那些个人……推动地理学在解决全球问题中作用……减缓自然灾害所产生的副作用……”。此外,本项目计划书也是IGCP话题之一“地理灾害:减缓危险”的主题。

结构和成分分析组

   就某个大课题而言,运用多学科方法的最有效、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招一些不同学科的博士后。这是一个双赢的方法,新科博士需要走出博士论文狭小的研究领域,他们的朝气与不同学科背景也正是突破研究难题所需要的。可惜的是,我们引进的博士后制度变橘为枳,博士后继续在自己的博士题目范围内打转,而且也没有流动起来,常常是为了找工作留在那里。设若真有几个不同学科背景的博士后同时参与到农业起源或是文明起源的课题中,那效果显然不是身兼n职或是同时承担着多个课题的研究者所能比拟的。还有一个形式也许可以叫做研讨班,这是通过大课题培养人才、促进多学科合作的途径之一。一个大课题结束之后,应该留下一批人才,研讨班应该是真正的研究讨论班,硕士或是博士研究生以及博士后还有相关学科研究者都参与进来,切实地讨论一些问题,几个星期的研讨大家都会受益匪浅。

    该网页上还有更丰富的及时内容,可以提供大家阅览、参考。衷心欢迎你!
   
最后,要再重申一下,我们对此拥有的权利,请尊重我们的著作权!任何转载和任何其他方面的使用,均需征得我们的书面同意,侵权必究,同时欢迎批评指正。(叶茂林)

自然科学 考古学 科技考古

   除了学术背景的问题之外,就是不同学科之间交流的问题了。学科之间合作交流最没有效率的方式就是开大会,典型的有面子没有里子。一大群人吃吃喝喝、游山玩水,开会时你说我不懂,我说你不懂,会议结束了,收到几张名片而已。相对而言,专题的学术讨论会更有收获一些,对某个问题如农业起源或是文明起源有兴趣的人聚在一块,十几个人,每人出一篇文章,然后讨论,回去后修改,再出版。这论文集的水平就不是我们通常所看到的论文集的水平了,基本上代表了当前考古学就这个问题研究所达到的水平。当然,这种研究也有问题,那就是发起人,也就是论文集主编往往只邀请熟悉的人、持共同观点的人,讨论之中恐怕是不大容易听到不同的声音,而且一本正经的讨论也有点腻味。比较好的方式其实就是大家一起喝喝咖啡或是茶,咖啡馆对西方学术的贡献是巨大的,甚至是怎么说都不为过,咖啡馆培养了交流的传统,而且在咖啡因的鼓励下,交谈的人常常能够超水平发挥,说出一点精到的东西来。也就是说,多学科的交流应该是日常的。

    国际地球科学计划(IGCP)课题
    IGCP567,地震考古:从阿尔卑斯到喜玛拉雅地震带

我们今天在考古学中应用自然科学相关学科的主要目的是适应考古学发展的需要,进一步提高考古工作的效率和科学性,全方位收集田野考古中获取的信息,充分发挥考古学资料的价值,更加拓宽考古学研究的范围,全面深化考古学研究的内容。

   来源:新浪:“穴居的猎人”博客

 

考古学实践的需要与否始终左右着在考古学中应用自然科学相关学科的实践过程,而自然科学相关学科的发展也明显地促进了其与考古学的结合。在考古学中进一步强调与自然科学相关学科的结合是时代向考古学提出的要求,也是考古学本身发展的必由之路。我们要努力把在考古学中应用自然科学相关学科的研究推向前进,要强调知识结构更新,在实行课题制的过程中把考古学和自然科学各门学科的研究内容融为一体,积极推进考古学方法多样化的创新过程。

   多学科的方法是西方考古学的强项,这没有什么好说的;然而,如何去运用多学科的方法则有点说道。现实很清楚,如果植物考古就是鉴定植物花粉的种类,动物考古就是鉴定动物化石的种属,环境考古就是提供一个环境背景,多学科的方法就没得玩的,我们知道这些跟考古学研究还有距离,有帮助,但是帮助不大。

国际地球科学计划(IGCP)课题
IGCP567地震考古:从阿尔卑斯到喜玛拉雅地震带

我们在今后的工作中要进一步实行课题制,这是我们在考古学中应用自然科学相关学科的一个很好的方法。我们提倡无论是主动出击还是配合基本建设进行考古调查和发掘,都应该组建以考古学为主,包括属于自然科学相关学科的研究人员组成的队伍,这应该逐步形成为一种制度。我们承担的每一个考古调查和发掘工作,从某种意义上说都是一次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机遇,除人工遗迹和遗物之外,充分获取有关当时自然环境状况和人的行为的各种信息,进行全面地研究,拿出高质量的、无愧于时代的研究成果是我们共同的愿望。多学科的研究人员共同参与考古调查和发掘的规划,结合不同的考古实际状况制定各种切实可行的技术路线,一起开展野外工作,在考古调查或发掘中分别获取本学科研究所需的资料,在室内各自依照本学科的方法进行研究。最后以考古学研究为主线,把多学科研究的内容结合在一起。在实行课题制的过程中把考古学和自然科学各门学科的研究内容融为一体是我们理想的目标。

 

    简要说明: 
这是我们收到的关于国际合作开展考古地震学研究的课题规划报告的文件。它反映出世界地震学界和考古学界对于古地震研究,特别是考古地震研究的一些新的认识。应该说,大家对于考古地震学(或者是地震考古学)还是比较缺乏更深入的研究思考的,这也很好理解,因为过去都没有好好地做过这个方面的更多工作,即便有些做了一点,也还并不深入和广泛。现在最重要的是,考古学家和地震学家都共同意识到了这个跨学科的领域在科学研究上的特殊意义和特别现实的重要学术价值。并且最值得鼓舞的是,大家即将要开始行动了。可以预期,这是一个有着光明的研究前景的科学宏图(当然,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个宏大计划,它是否能够不断地持续下去)。
   
由于这些内容非常具有诱惑力、吸引力和富于启发性,我们随即组织和联络了相关人员,主要是一些研究生,进行了初步的翻译,并且还就工作上的协调配合以及组成课题小组等有关事项,有过一些初步的考虑与有益讨论。但是,因为研究生的工作都还不能够稳定,所以,之后出现了一些人员的变化。我们这个课题小组,希望它是一个开放性的团队,也愿意吸收更多有良好意愿和热情,有探索精神的年轻人的加入!
   
这些年,中国和全球的地震灾难,让我们都感到深深的痛,有的人甚至感到害怕。它让我们记忆犹新。对此,地球村的人类必须共同面对,共同承担。我们都可以,为之做点什么。在这个学科交叉的题目下,考古学家也许还可以尝试作一点更多的努力。
   
下面是我们翻译的初稿,也同时附上文件的英文原稿,公布在这个地震考古的栏目上,仅供大家参考。由于是跨学科的内容,所以译文可能有一些表达上的欠缺或不准确,请谅解。谨此希望联络更多有兴趣的爱好者和有志于此的研究者。另外,我们还提供一个IGCP567的网址链接:

关键词:

 

本文是《Earthquake
Archaeology》
的中文翻译

而在自然科学界,与考古学相结合的研究自20世纪50年代开始,主要集中在古陶瓷和冶金考古这两个领域。以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古陶瓷研究组和北京科技大学冶金与材料史研究所为主要力量的一些研究机构的学者们对很多考古遗址出土的陶器和金属器进行了大量的分析和研究。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在自然科学的其它领域里,与考古学相结合的研究逐步兴盛起来。如华东师范大学成立城市与环境考古遥感开放实验室,中国科技大学成立科技考古研究室,另外,在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和北京大学环境学院等一批科研和教学机构里都有研究人员开展环境考古研究。中国科学院遗传研究所和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研究中心也有专人对考古遗址出土的人骨进行遗传基因研究。

   如今又迎来了一体化的时代,有利的条件就是知识资源的网络化,从前相隔天涯的资料如今近在咫尺。从西方考古学的发展来看,网络化的影响远远不止于此,它不仅把过去的考古学研究与当前的研究、把不同考古学分支的研究无缝对接,而且它还把考古学家与民众连接起来,让民众直接参与到考古学研究来。这有点伦敦奥运会的精神,每个人都可以参与,每个人都应该受到尊重。考古学的专业化完全不必以自我封闭为代价,民众的参与可以有助于考古学家开展研究。后过程考古学所谓反身的方法(reflexive
method)就是要在考古学家与民众之间架起一道桥梁,它通过网络让民众实时地了解考古发掘的进展并进行互动,在发掘的同时就在解释、在反思、在调整。一体化的时代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到考古学中,不同学科的研究早已融合其中。

环境考古组

   20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多学科的方法逐渐走上一个新的高度,比如植物考古、动物考古、环境考古、生态考古、地质考古、DNA考古等等,逐渐成了考古学的分支学科。它们各自从不同学科的角度来研究考古学的问题,动物考古学家不再限于动物鉴定,而是要通过动物遗存来研究人类行为,如早期人类是否能够狩猎,他们的肉食是否是通过scavenging获得的。动物考古学家无须知道这些动物是否是新种,但他需要知道人类狩猎获取猎物跟scavenging获取肉食在动物骨骼遗存上的区分。所以曾听有人说宾福德连某些动物名称都不认识,居然敢研究动物化石。我相信这可能是事实,然而,事情就是这样,宾福德之于动物遗存的研究仍有里程碑意义,他开创了考古遗址中动物遗存的人类行为意义的研究,而不在是古脊椎动物学意义的研究。不同学科的融合产生新的交叉学科,不妨将之视为不同学科的“协同”作战。多学科的方法在此又前进了一步。

迄今为止,在考古学中应用的自然科学相关学科具体涉及到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地球科学、数学等基础学科。其中,物理学和化学主要探讨遗物的年代、结构和成分,生物学全面涉及古代的人、动物和植物,地球科学基本讨论的是当时的自然环境,而数学大致集中于各种资料的统计分析及对特定考古资料的量化研究。

   多学科的方法类似之,也可以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就是合作,每个学科都做自己的事,把不同学科的成果罗列一下,从中建立一点关联,就是多学科合作了。这样的合作是国内考古学界最常见的。参加学术会议的时候感受最深,常有不同学科的研究者参加,但是脊椎动物研究者关注的是动物分类,是不是又发现了一个新种;生化的研究者关注的是如何提取自己需要的信息,而非考古研究所需要的信息;DNA的研究者完全不需要参考任何考古材料,考古研究者也不知道他们的方法玄妙在何处……。就像一开始就说到的“鉴定”一样,这样的多学科方法还是浅层次的。19世纪初北欧史前考古中就已经用到了,如沃尔塞与地质学者的合作。

1,通过胶东半岛贝丘遗址环境考古,总结出这个区域在一定时期内人类适应海侵形成的环境变迁生存,在发展过程中逐渐对环境形成影响,最后主要在大汶口文化的影响下,改变生存活动方式这样一种特殊的人地关系。2,以陕西扶风周原遗址、长安沣西遗址、山西襄汾陶寺遗址、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商城遗址、安阳殷墟遗址、山东聊城教场铺遗址为中心进行研究,探讨黄河中下游地区古代环境变迁与人类生活方式和文明演进的关系。3,在山西晋南地区确认了一处全新世的湖相沉积剖面,系统地采集了土样,开始进行孢粉、碳氧同位素和磁化率分析,探讨距今5000-3000年的自然环境变迁。4,与中国科学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日本国立综合环境研究所合作,对甘肃居延地区的古代自然环境变迁与人类活动的关系进行研究。5,以山西襄汾陶寺遗址中发现的洪水冲击层和文化层的叠压关系,及青海民和喇家遗址的多处房址中发现突然死亡的人骨架为线索,研究当时不同地区的自然灾害对人类活动的影响。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2-7-30 18:35:50编辑过]

我们认为,在考古学中进一步强调与自然科学相关学科的结合是时代向考古学提出的要求,也是考古学本身发展的必由之路。

 

年代学组